怀念李咏,也是在怀念中国综艺节目曾经有过的黄金时代

2019-04-15 10:17 21世纪营销网 张澍楠 分享
参与

原标题:怀念李咏,也是在怀念中国综艺节目曾经有过的黄金时代

文 | 方婷 佘晓晨

人们从来没有如此怀念过央视主持人。情绪的汇集源于一个悲伤的消息,10月29日9点31分,前央视主持人李咏的妻子,著名导演哈文发了一条微博:“在美国,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,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,永失我爱……”

消息来得太过突然,一整个白天,微博热搜榜的前十里,有五条与李咏相关,董卿、撒贝宁等李咏的前同事们,也都登上了热搜榜。

怀念李咏,也是在怀念中国综艺节目曾经有过的黄金时代。1998年,李咏开始主持《幸运52》,2003年,又主持了另一档益智类综艺节目《非常6+1》。在没有视频网站,没有直播,没有抖音快手杀时间的年代,央视出品的综艺节目是消磨时间的最佳选择。更何况,答题节目这种形式还让家长觉得是寓教于乐,能够帮助孩子学习。

2004年,中国人均收视时间排名前10位的娱乐栏目中,《幸运52》、《开心辞典》和《非常6+1》位列前三,分别是100分钟、88分钟和82分钟,均为益智类综艺节目,第四名是湖南卫视的《快乐大本营》。可以说,李咏也因此获得过中国电视榜最佳游戏节目主持人。

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在综艺上看到明星做菜、旅行、做游戏,也可以看素人唱歌、冲关、谈恋爱,但李咏还是成为许多人童年记忆里不可替代的符号。李咏和他所代表的答题节目所经历的三次迭代,可以说是是中国综艺节目二十年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“砸金蛋”掀起的全国性热潮

九十年代后期,国内电视台从严肃新闻走向娱乐功能的时代才刚刚开启,由益智类综艺节目带队,国产综艺节目走向了第一个高峰。

跟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等后来的爆款是拿来主义一样,《幸运52》也是个“舶来品”。它的原版是英国经典的博彩节目《GOBINGO》,央视结合国情对其进行了改造,去除了原版节目的博彩性质,结合中国观众的口味特征。之后,央视于2003年推出依然由李咏主持的《非常6+1》,也是效仿英美的《谁想成为百万富翁》。

这类节目只需要在摄影棚内录制,成本较低,技术门槛不高,无需华丽舞台和大明星评委导师。事实上,在1990年代,央视主持人这个称呼所蕴含的名气就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明星。跟十几年后,综艺节目动辄要个两三亿的冠名费不同,那时就算央视做节目,也得压着预算来。益智类节目有国外原版提供借鉴,减少试错成本,几乎是央视做节目的必然选择。

《幸运52》、《非常6+1》以及《开心辞典》这类节目都采用主持人与参与者对垒的模式,主持人作为“考官”的角色,比起流水的观众,他们更像节目的核心。所以答题节目在央视走红的十年,火的是李咏和王小丫,让人记住的选手却几乎一个没有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主持人本身就非常拉流量,弊端也显而易见,当观众对主持人的同一张面孔失去新鲜感,节目的没落也就不可避免。

与央视一起走向没落的答题节目

2008年10月25日,《幸运52》停播。2009年,央视开始对《开心辞典》进行节目调整。随着央视新大楼竣工,央视反而开始走向落寞。做出《非诚勿扰》的江苏卫视、带着 《中国好声音》杀出一条血路的浙江卫视,还有一向以娱乐立台的湖南卫视,再加上崛起的视频网站,大批综艺节目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,益智类综艺节目带来的刺激已经远远不足以留住观众。

直到2013年,江苏卫视的《一站到底》开播,完成迭代的答题类综艺才终于回到观众视野。央视于2016年推出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中国成语大会》,抓住家长想让孩子向学霸们看齐的心思,才让收视率和话题度回到平均线以上。

也是因为观众口味的变化,互动成了这类节目的首要设计理念。

与当年的答题节目不同的是,主持人和参赛选手之间没有对抗,选手与选手、选手与观众——甚至与机器进行比赛。从最初的一对一答题模式到多人PK,《一站到底》强调多人参与,主持人不再是节目的核心。即便在舞美和赛制上做了大量改进,答题节目也只能算是电视台的常规操作,远远称不上“爆款”。

直播答题的短暂还魂

你还记得《冲顶大会》、《芝士超人》和《百万英雄》吗?你还能说出这几档节目的主持人是谁吗?

虽然是2018年年初的现象级爆款,但现在提起来就恍如发生在两年前。娱乐产品的迭代之迅速,在直播答题突然爆发又骤然沉寂的过山车中可见一斑。

责编:吴全燕